您的位置: 首页 >  血盏花 >  正文内容

[新传说] 兄弟过年

来源:武道修仙网    时间:2021-10-06




  一、无奈的谎言
  
  二十多年前的一天,在八公山奶奶庙桃花林里,四个十七八岁的师范生虔诚地焚香跪拜,桃园结义。自此以后,要情同手足,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在我们那里叫拜把子,我就是其中的一员,名列老二。另外三位分别是老大王永军,老三许韩孙,老四涂德清。
  
  大学毕业后,我们四人分到了不同的乡镇教书。虽人各一方,但我们的来往还是很频繁密切。
  
  每年的大年初三,是我们“桃园四结义”相聚的日子。我们先到老大家,算是给他拜年。随后的三天,按先后顺序到我家和老三老四家。无论到哪家,主人都会倾其所有,热情款待。
  
  这样的相聚持续了十来年。
  
  七年前,我们的聚会中断了。那年冬天,我携家带口地来到深圳打拼。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难得有机会回老家探亲。见缝插针地回去几次,也都是春节期间,假期不过六七天。刨去路上的时间,真正待在家里也不过三四天。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我们兄弟四个还是要聚一聚的,只不过过程缩短了。通常是早上赶到老大家,中午赶到老三家,晚上赶到老四家。最后赶到我家,为我送行。
  
  我们老家有个习俗,无酒不成席,不把重要客人喝醉,做东的人等于怠慢了客人。因为我流浪在外,回家算是客人。因此,兄弟三个一致对外,每次都把我灌得酩酊大醉。
  
  老实说,我害怕了这样的酩酊大醉。但兄弟情面难却,这令我有苦难言。
  
  又一个春节快到了,节前一天,我接到了老大的电话。老大问我啥时回去,还说特意给我留了两瓶军需特供的茅台。
  
  一听到老大说起酒,我的头又大了。还没等我说话,老大又说:“老三老四跟我较劲,看我搞到了茅台,不甘示弱,都搞了几瓶‘五粮液’,就等着你回来呢!”
  
  老大的这番话,济南中医癫痫病医院可靠吗让我突然有些恐惧,忽然间,我决定和兄弟们撒个谎。于是我说:“老大,本来我是准备回去的,可回不了了。”我的意思是,说不回,再悄悄地回老家,先不和他们照面。等回深圳前,再联系他们。兄弟几个聚一聚,最好不喝酒,就是喝酒,也就一次,少遭罪。
  
  老大问:“怎么回不来了?出了什么事情?”
  
  我索性把谎撒到底,一本正经地说:“身体不好。”
  
  老大紧张起来:“哪里出问题了?”
  
  我略一沉吟,说:“骨头方面的,估计是职业病。坐的时间久了,人懒了老了,骨头也矫情起来。”
  
  “严重吗?”老大的气粗了。这让我好一阵感动。
  
  “嗯,也不算太严重,不过要到骨科医院做个小手术。老大你别一惊一乍的,就一个小手术,说不定,做完手术后我就飞到家里,和兄弟们喝酒呢。”我一语双关地说。
  
  “伯父伯母知道吗?”老大担心我父母着急。
  
  “他们还不知道,我对他们说,春节假期要加班,所以才回不了的。”我说。
  
  老大表扬我道:“你做得对,这些难心事不要让老人知道的好,省得给他们添堵。”
  
  二、节外生枝
  
  放下电话后,我笑了——计谋得逞了!
  
  终于可以回家了。为了防备春节期间公司打电话找我公干,回家之前,我换了个手机号。我想安静地在老家呆几天,陪陪父母。当然,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和那三个兄弟聚一聚,重温一下这弥足珍贵的友谊。
  
  年三十的下午,我们一家三口回到老家。年夜饭开始了,爸爸提议喝点白酒。我说:“爸,白酒我就不喝了。我得留个底,陪那几个兄弟们拼酒。”
  
  爸爸说:“你那几个兄弟可真是好人啊!今年秋收的时发病的时候抽搐,口吐白沫是什么病?候,老三专门请了假来我家,帮我收割。还不让我告诉你,怕你担心。人家可是国家干部人民教师,细皮嫩肉的,干起活来一点不马虎。”
  
  我一阵感动,老三在我们四个人中最秀气,根本不是干农活的料。为了兄弟情意,居然豁出去了。
  
  妈妈又说:“现在这世道,你们四个能有这样的情义可真少见了。逢年过节,三个孩子都会到我家来,说你不能陪父母,他们替你了。去年你没回家过年,大年初一,他们三个就齐刷刷地来我家,给我和你爸拜年。这跟自己的孩子又有什么两样?”
  
  听着爸爸妈妈的话,感动之余,我又担心起来,明天就是大年初一,老大老三老四要是一大早过来,我不是露馅了?转念一想,露馅就露馅,大不了实话实说,大不了和他们拼酒。在这样的兄弟们面前,真的要有一点“宁伤身体,不伤感情”的豪爽。
  
  大年初一到了,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我希望他们不来,但又希望他们吆喝着来到我面前,脸红脖子粗地骂我一通,再摩拳擦掌地一醉方休。
  
  可是,他们没有来,连个电话也没打。
  
  年初二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来,也没有打电话。年初三又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一点消息。
  
  我和爸爸妈妈都有些坐不住了。妈妈说:“这不对头啊。那几个孩子怎么这么安静呢?人不来,电话也不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打电话联系他们吧。”
  
  想着年初五我就要回深圳,也到了和他们摊牌的时候,再加上我也担心他们,就立刻拨通了老大的手机。
  
  电话通了,我调整好情绪,故意哑着嗓门笑道:“王永军,猜猜我是谁?”我的手机号码是新号,老大当然不会从手机号码中认出我来。
  
  “老二!你在哪里?你的手机怎么老关机?你现在怎么样了?”老大连珠炮般地问。
  
  武汉看癫痫病较好的医院我嘿嘿一笑道:“不错不错!还能从蛛丝马迹中听出我的声音,说明还没忘记我。感谢感谢,新年快乐!”
  
  “你在哪里?”老大打断我,心急火燎地问。
  
  “我打赌你猜不到,想不想猜猜?”我卖着关子。
  
  “你到底在哪里?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你把我们急死了!”老大急促地说。
  
  我一听不大对劲,“你在哪里?你和老三老四在一起吗?你们在哪里找我?”我也着急起来。
  
  “我和老三老四在深圳,找你呢!你在哪个医院?快说,我们这就赶过去!”
  
  三、满城寻找
  
  原来几天前,老大在电话里听我说不能回家,而且还要住院后,焦急万分。他立刻打电话给老三老四,说明了情况。老三老四也着急起来,他们立刻赶到老大家,开了个会。会议决定:兄弟三个,不能把老二扔在深圳的医院里,不能让老二寂寞地度过这个春节。三人决定赶到深圳去,陪老二度过这个应该喜庆的春节,和老二一起度过这段难熬的日子。
  
  散会后,几个人各自做好了安排,老大背上那两瓶茅台,老三老四背上那几瓶“五粮液”,三人一起赶往深圳。怕我不同意,所以事先也没打招呼,想来个惊喜。
  
  第二天,他们找到我家里,家里没人。他们打我电话,我换了号码,联系不上。风尘仆仆的兄弟三个站在小区里,商量怎么办。老大说:“看来老二是住院了,弟媳和侄儿也在陪他,我们得找他去。”
  
  老三说:“深圳这么大,医院这么多,怎么找?”
  
  教数学的老大逻辑性极强地分析道:“老二说了,他住的是骨科医院,这范围缩小了吧。老二住在福田区,应该在福田区的骨科医院,这范围又缩小了吧。春节期间住院治疗的病人少,这范围又缩小了吧。综上所述,我认为,找老二不是个难事。”
 北京治癫痫病首选医院 
  “对!老大说得对!”老四说,“我们一家医院一家医院找,一个病房一个病房找,不信找不到老二。等找到他,看我们怎么扁他!”
  
  接下来,三个人在福田区的骨科医院里寻找着,找不到;范围扩大,在综合医院找,还是找不到;范围继续扩大,在福田区以外的医院找,依旧找不到。他们就这样找啊找,一连找了三天三夜。
  
  其间,老四说:“老二换手机号,应该告诉伯父伯母了,我们打电话问问他们去。”
  
  这个建议被老大否决了。老大说:“此举不妥!老大换手机号,连我们都没告诉,说明他想隐瞒生病的消息,怕给父母添堵。所以,他肯定也没告诉他们。退一步说,就算老二找了个借口,告诉伯母伯母他的新号码,我们怎么问,怎么说?说我们来深圳看病人?这不等于变相告诉两位老人,老二出事了吗?不行不行!”
  
  老三点头称是,说:“眼看着医院都找得差不多了,或许就在下一家,我们再找!”
  
  就这样,在这个本应团聚的春节里,我的兄弟们抛妻别子,远离父母亲人,在陌生的深圳,倔强地寻找着已经回到家乡的我……
  
  事已至此,我不得不坦白我的“阴谋”。说话的时候,我的喉咙哽哽的。那边的老大听罢,长舒一口气。老三老四也听明白了,叽叽喳喳地说:“这个老二,吓人也不这么吓的,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对老大说:“老大,你对老三老四说,你们谁也不许回来。我马上回深圳,陪你们过一个迟到的大年。”
  
  老大说:“好!你回来吧,我们不拼酒了。不想喝你早说啊!”
  
  我说:“不,你们等着,我要和你们喝,要和你们拼,拼个一醉方休!”
  
  放下电话,我对老婆孩子说:“收拾东西,马上回深圳,和我的兄弟们再过一次大年……”

© zw.mrvaw.com  武道修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