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瞻波国 >  正文内容

[传奇故事] 最后的算计

来源:武道修仙网    时间:2021-10-06




  一、鲍家命案
  
  鲍家在余山县是出了名的富户,当家人鲍少云更是个传奇人物。
  
  这天,鲍少云的一位结拜兄弟陈云易来做客。由于是多年未见的结拜兄弟,鲍少云不仅宴请了十里八乡的乡绅富户,还特意请了余山一带最有名的戏班子前来助兴。
  
  就在戏演到高潮时,鲍少云突然听到身边传来了一声尖叫,转过头来一看,陈云易仰面倒在靠背椅上,在他印堂正中插着一根细细的钢针。
  
  见出了命案,场内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台下的观众潮水般向门口涌去,台上的演员也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纷纷退到了后堂。好在鲍少云是见过世面的人,一面大声安抚大家不要乱,一面指挥家丁迅速封住所有的大院门,不让任何人出入,等候官府前来处理。
  
  余山县知县王诚良一接到报案,便马不停蹄地赶来了。
  
  见到王诚良匆匆赶来,鲍少云一抱拳:“知县大人,请务必替鲍某做主,陈云易虽非我的亲生大哥,但是我和他亲如兄弟,我一定不会放过凶手的!”
  
  王诚良点了点头,马上察看了现场。陈云易印堂上插着一根钢针,面色紫黑,尤其是伤口处特别黑,显然钢针上涂有见血封喉的剧毒。陈云易和鲍少云都是正面对着戏台,而钢针射中陈云易正中面门要穴,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个人发出钢针时是在戏台上,而且此人的身手必定不凡。戏台上并无其他藏身之处,那只能有一种可能,就是凶手本身就是戏子,他借演戏之机,随手发出钢针,假借戏中动作,天衣无缝地射杀陈云易。听到这里,鲍少云不由得“啊”了一声,他忽然想起刚才的情景:台上的戏子正在打斗,有个戏子好像做了个发暗器的动作,然后就听到了陈云易身边丫鬟的惊叫声。
  
  王诚良立即带着鲍少云等人来到后台,其他的人都在,唯独少了刚才那个演武戏发暗器的戏子。看来,这小子肯定是心虚溜了。不过好在鲍少云及时下儿童癫痫病是怎么控制令封闭了院门,可见凶手还在院中。
  
  院子里有几百号人,如果戏子趁乱卸了妆混在人群中,确实也不大好找。王诚良等人就让戏班的班主一起在人群中搜查。可是个把时辰过去了,却一无所获。王诚良又带人里里外外搜了一遍,仍旧没有找到那个戏子的下落。众人纳闷了,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王诚良说,会不会是凶手武功极高,早已从大院翻墙而出。鲍少云自信地摇了摇头,他这个院墙垒得特别高,而且把守森严。寻常之人根本不可能翻墙出去,就算翻墙出去,守院庄丁怎么可能毫无察觉。而且更重要的是……鲍少云干咳了一声,压低声音在王诚良的耳边说了几句,然后把他带到了院墙的一个偏僻角落,抓来一只小猫,让力气大的家丁奋力抛出高墙外。眼看着小猫就要翻墙出去,突然从厚厚墙上射出了许多乱箭,小猫一下子被射中,“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鲍少云对王诚良说:“知县大人,我这虽非铜墙铁壁,但是也不是寻常人等说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王诚良点了点头,刚才的情形他都看到了,在这高墙之上拉着用蚕丝密布的网,因为是蚕丝所制,所以一般情况下,肉眼不易察觉。而一旦有物体触碰到网上,那就触动了墙上的机关,企图越墙者非死即伤。看来,戏子要想翻墙而过,确实不太可能。那么为什么偌大的院子里找遍了还是不见人?
  
  二、秘洞里的死尸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管家李俊附在鲍少云耳根旁说了一通话。鲍少云低声对王诚良说:“知县大人,刚才李管家发现了一具尸体。”王诚良说:“那赶紧带我前去。”鲍少云迟疑着说:“那本是我的一个藏宝密室,不方便让外人进入。但大人既然查案需要,就请大人前去一看,也好替我兄弟报仇雪恨。”王诚良听出了鲍少云话中的意思,但凡有钱人都会挖个秘洞,藏些价值连城的东西。既然是秘洞,当然不愿意让太多的外人知道。因此王诚良只带了班主和仵作前往,一干人等留在原地待命。
  
孩子抽搐口吐白沫   鲍少云领着王诚良等人来到一座假山前,只见假山已经分为两半,里面露出了一级级台阶。众人顺着台阶看去,只见地厅厅堂的地板上,一个男子正趴在地上,他背上插着三支箭,四周一大摊血。班主上前一看,此人正是刚才演武生的那个戏子,可惜他已经死了。仵作上前查验,戏子背上虽然有箭伤,但不足以致命,真正致使戏子送命的原因是失血过多。仵作还在他的衣袖中发现了几根钢针,这钢针和刺死陈云易的钢针一模一样,显然他就是凶手。只是,这戏子怎么会死在这里?
  
  王诚良仔细地察看了一下四周,推想着凶手在杀死陈云易后想趁乱混出人群。可是鲍少云却下令死守院门,不许任何人进出,于是凶手在狗急跳墙之下,想要翻墙而出,却不料撞到机关,受了重伤,幸好箭伤不至于致命。但就在这时,王诚良带人四处搜索。眼看着走投无路的凶手无意间触动了假山的机关,假山分开两半,露出了这个地厅。凶手想在地厅躲过一阵子再想法子逃出去,却不料因失血过多身亡。鲍少云说大人的推断真是高明,只是没有证据……王诚良笑了笑:“证据还是有的,刚才我在四周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些证据。第一是凶手背上的箭和小猫所中的箭一模一样,这说明凶手很有可能是在翻墙时中箭的;还有,我在高墙下发现了血迹,那血滴在草丛上,不易发觉,刚才士兵在搜索时肯定没有注意到。这血迹还很新鲜,于是我断定这血迹是不久前才留下的。我顺着这个血迹一直走到了假山前。我在假山的一块石头上发现了一个血手印,另外我还在假山前的草地上发现了一小摊血。这就说明凶手走到这里时,忍不住喷了口血,因为体虚,所以他用沾有鲜血的手撑在假山上,却不料触动了假山上的机关,于是他逃进了这个暂时的避难场所,却想不到因失血过多在此丧命。”
  
  事情的真相已经大白,凶手杀死了陈云易,自己却也难逃噩运,一命抵一命,也算是报了仇了。案子破了,王诚良命人收拾戏子的尸体回衙。
  
  三、神秘的客人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癫痫科预约电话r>   一场风波过去,鲍家大院渐渐恢复平静。两天后的深夜,鲍家大院门口突然来了两辆马车。马车上下来两个中年男子,神色慌张地进了鲍家大院。两人向鲍少云施礼说:“大哥,这么急召我们来有什么事?”原来,这两人也是鲍少云的结拜兄弟,一个叫三虎,一个叫李豹。
  
  鲍少云拿出三根钢针和三封信给两人看,两人看完后不由得脸色大变,惊道:“他真的没死?”鲍少云说:“起初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就在两天前,老二死于钢针之下,我才不得不相信!”
  
  鲍少云告诉三虎和李豹,一个月前他收到了一封恐吓信,信中提到了二十年前的那桩往事,写信人还要求交出藏宝图和钥匙,否则就有灭顶之灾。可是鲍少云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对此他置之不理。想不到就在老二来的第二天,他又收到了一封恐吓信。信中说不要对他的能力有所怀疑,要是再不交出来,老二就会丧命。鲍少云没有交出钥匙,而是加强了戒备,想不到老二还是在看戏时送了命。之后,鲍少云以为凶手已经死了,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想不到却又接到了第三封恐吓信,信中威胁说如果再不交出来,不仅鲍家,连三虎和李豹都要受到灭顶之灾……
  
  三虎和李豹闻言,顿时面如土色。虽然时隔二十年,但是那桩大案他们还历历在目。二十年前,朝中有位叫陈武的正二品的朝廷大员突然卸甲归田,一家十余口人坐着大船回老家。以鲍少云为首的七名水匪知道了这个消息,就在陈武必经之路设下埋伏。途经水口关的时候,鲍少云等人突然发难,他们先潜入水中,凿沉了大船,然后几人趁乱上船洗劫财物。陈武手下有位义弟,叫陈郝哲。陈郝哲很是英勇,和他们斗了上百个回合,最终寡不敌众受了重伤。鲍少云等人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他们中的三个兄弟就是死于陈郝哲的独门暗器钢针之下。鲍少云等人把船上的财物洗劫一空后,杀死了船上所有的人,然后放火烧船。可是在清点尸体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陈郝哲的尸体,这也成为了几个人的心病。为怕报复,陕西治癫痫专科医院几人约定从此分散居住,改头换面。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的生活一直过得风平浪静。却想不到今天,突然冒出了恐吓信,这能不叫他们心慌吗?
  
  怎么办?众人面面相觑。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鲍少云先说话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不如以静制动。我是这样想的,大家不如先按照信中所说交出藏宝图和钥匙,以此为诱饵,诱其上钩,然后一把将其擒住,以除后患。”三虎和李豹对视了一眼,这办法是不错,但要交出钥匙,两人却不大愿意。原来他们四人在抢劫财物后发现了一张藏宝图和一把黄玉制成的钥匙。只是藏宝图符号怪异,大家一时也弄不清楚含义。最后几人商议,图纸先由鲍少云保管,因为鲍少云是老大,又比较聪明,可以参详其中的秘密,但钥匙却不能由同一人保管,怎么办呢?就在众人愁眉不展的时候,鲍少云发现这块玉钥匙其实是活动的,它可以分成四块,每人保存一块。现今要三虎和李豹把钥匙交出来,两人都推托说,就算把他们的玉钥匙凑在一起,可是少了陈云易的那块还是不行。鲍少云说陈云易的尸体还在府内,钥匙一定还在他身上。两人又推托说,能否以假钥匙作为诱饵。鲍少云摇头说,对方是何等精明之人,以假钥匙糊弄,反而会弄巧成拙。见两人迟迟不肯拿出玉钥匙,鲍少云怒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这等样子。我们已不再年轻,也该结束刀尖上生活的日子了,难道你们不想后半辈子平平安安生活下去?”这句话说到两人心坎上了。二十年来,他们已经过惯了宁静富足的生活,再也不愿意回到从前那种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日子了。
  
  鲍少云命人拿来图纸和自己的那块玉钥匙,然后又派人取来了陈云易身上的玉钥匙,交给三虎和李豹:“如果你们信不过大哥,这钥匙就由你们保管吧。”两人一阵尴尬,都掏出了玉钥匙。鲍少云让人拿来了一个盒子,把四把玉钥匙和图纸锁将起来,派人按信上的地址交给那个写恐吓信的人。当然,他们也在那里设下了天罗地网,等候他的出现。

© zw.mrvaw.com  武道修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