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瞻波国 >  正文内容

流浪

来源:武道修仙网    时间:2020-10-20




  去年送走了外婆,今年又送走了母亲!在先后的两年中,我前后失去了两个至亲的亲人!我无奈于生命的脆弱易折和猝不及防的变化无常!
  
  母亲死于突发性脑血管大面积出血,享年59岁。平日里看着母亲健康的身体,总以为她还有相当多的受用不尽的时日。过去和现在还没有来得及为母亲所做的事情和该尽的孝道,可以留给以后再去做,一切也都还来得及!可在母亲的追悼会上,我知道,那曲哀乐将为母亲并不幸福的一生划下了永久的休止符!也留下了我永久的遗憾在我以后愧疚的生命中!
  
  在姐姐和几位姨妈哀啕的哭泣声中,在我潸然的泪光里,恍然重复着到那一刻方知道惜重的母爱和一个挽留不住了的身影——越走越远---终化为翕盒内的一捧灰,和勉强殓拣起来的几块碎骨!
  
 成人癫痫病要怎样治疗才好 母亲离我而去了,留下偌大空旷房子。在母亲活着的时候,我总觉得这房子子太小!可此刻,送走了前来拜访的亲朋,这个120平方米居室竟让我感觉:空得发慌。看着平日洁净的地板上,留下的带有泥水的脚印和烟头,泪又纷涌而出……
  
  按照当地的习俗,在人故去的二期,是不允许焚纸的。在母亲的遗像前,我整齐地摆放好水果和糕点,燃起了三蛀香,默默地关上了家门。“早些回来”!平日,每当我离家时,母亲常叮咛的那句话又在我的心坎里回荡!荡得我阵阵的心痛,又痛得泪水成行……
  
  走到楼下,看着那吊在六楼和八楼间那三扇熟悉的窗口,已没有了家的感觉!更觉得它象个“窠”。家是有爱的温馨所在,可现在,它只是我游累了后,可供栖息的巢!
  
  接下来就是考虑自己去哪?在这个县城里,我很难躲避熟人的目光!哥、姐家也是不能去的!也许是有家的缘故,家庭的温暖让他们淡忘了伤痛,可我却无法这么快眼睛上翻,嘴唇青紫,这是患上什么疾病了?从这种悲哀的情绪里脱离出来,我怕自己悲哀和愁苦的表情掩盖不住,影响了她们好生回复了平淡的日子。所以大多的时间是:一个人毫无目的地在人流稀少的街面上游荡!肚子饿了,就随意买样快餐,坐在已经歇业了的店铺的台阶上吃,那模样就是个流浪汉!与身边这个真正的流浪汉相比,我只是比他穿得体面和衣袋里有比他多得多的,可以购买食物的人民币。可和他相比,我比他缺少流浪的是流浪经验和资本,那就是颜面与尊严。但无论怎要,在这一刻,我觉得我们是那么的同病相怜。以至在我买食物时,买了两份。他吃饱后,谢也不说地打着满足的饱嗝,很快进入了梦乡!
  
  远处的歌厅里传了《流浪的孩子》,以前总觉得那歌词里所描写的,和我的现实生活离得太远,可此时才觉得:那每一句歌词和曲调里所表达的思念和我眼前的心境是如此融和,就象这夜色渐浓中随时可能跌落到地面的星辰。平日,母亲那永无休止的唠叨在此刻都已成为此生值得惜重的幸福!
  荆州治癫痫专科医院r>   人都说性格相近的人很难相处,是的!我的骨子里遗传了母亲刚烈直率和固执的基因,以至我们一直相依维命10几年了的母子两,在情感上有太多的难以沟通的隔阂。母亲在自己仅有17岁的妙龄嫁给了当时32岁的父亲。尽管父亲这一辈子对她百依百顺,千般容忍,可还是缓解不了他们之间的矛盾。自从我记事时起,童年的生活固有温馨,可残留在记忆中的,太多的就是他们之间永五休止的争吵。我一直认为母亲暴躁的性格是导致父亲早逝的直接的原因。这是我一直不能原谅于母亲的。
  
  随着自己年龄和对婚姻认识的增长,我似乎有些理解了母亲,可我们之间却实在缺少静下心来,面对面的那种沟通。其实,母亲的一生也是个流浪者,一个困在围城之内没有得到过真爱的流浪人!爱是来自内心深处地双重体会!父亲的爱是单一的。
  
  近一年来,我时常听说母亲和楼下的单身居委——周叔很谈得来,我也有意让母亲去寻找属于她自己的幸福。每当西安中际医院我和母亲谈论起周叔,我能感觉到,母亲的脸上能溢出少见的柔情。可她有时故意在回避这个话题:“你都这么大了,如果我再走一步,对你那是什么影响啊!哎……”我不是个守旧的人,可由于自己的忙碌和粗心却把这件事情给忽略了!……
  
  一颗流星划过天际。听老人们说,天上的一颗星代表着一个尘世的人!我不知道现在又有哪个家庭在经历着生离死别的人生的大不幸?可我希望每个故去了的人,他(她)的灵魂能得到安息,在天堂中都能找到自己寻觅的归宿,别再继续凡尘流浪!当然这祝福中包含我的母亲。也更希望他们灵魂能够保佑他们还活世间的亲人!

【责任编辑:念夕】

© zw.mrvaw.com  武道修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