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瞻波国 >  正文内容

《异梦》观后感100字_经典文章

来源:武道修仙网    时间:2020-10-16




  《异梦》是一部由尹尚浩执导,李枖原 / 刘智泰 / 林周焕主演的一部剧情 / 历史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异梦》观后感(一):里面的青帮戏份让我感到尴尬

  二月笙没有一点儿大佬气势,感觉跟个土豪似的,为什么他们都说韩语,而不是中文呢?还有,编剧是按照杜月笙改编的名字吗 (ꐦ°᷄д°᷅)这人物形象也差太多了吧!还有男主一路打进青帮的戏份,有点儿尴尬,感觉像是故意给男主英雄人设一般,男主莫名喜欢上女主也是不可思议,虽然我女主可爱温柔,但是男主不是心怀国家吗?怎么这么儿女情长呢?

  最后,我还是很喜欢李演员和刘演员的戏份的,还有可爱的林周焕,想让女主和男二在一起是肿么回事?唉,但是是不是不可能呀!好吧我跑题啦!

  《异梦》观后感(二):韩国抗日神剧

  出乎我的意料,韩国的抗日剧也这么雷,下面说几个雷点。

  一是日本人也是说着标准的韩语,真棒,跟抗日神剧所有日本人都说汉语一样,而且没听出来有口音。

  二是人物设定也符合标准韩剧理念,女主白莲花,什么自己的病人,不能死之类的,哪怕对方是十恶不赦的也不在乎,一脸圣母表情。作为一个“特务”,一点能力看不到,因此让“姐姐”白白挂了。

  三,第一集男主也是男主瓦特,进病房就是不杀,简直弱鸡,那你去干嘛的,等女主吗?男女见面开启感情升温线?

  四,符合神剧特色,主角入警察局如无人之地,还是开着有牌照的车到处作案~

  这部剧整体来说,是彻底的神剧,很多地方莫名其妙,没有任何理由,就是靠剧情推动,比国产的差多了,如果这样的你都觉得棒,那你对得起国产抗日神剧吗?

  《异梦》观后感(三):传奇刚刚开始

  刘智泰绝对金元凤附体,阻隔在演员和原型间的整整一百年,非但丝毫没有构成困扰,反由其日臻精湛的表现力,极其贴合又骨肉相连地演绎出深刻动人的家国情怀,较之曹承佑在电影《暗杀》中的金元凤形象亦不逊色,而很久不见的林周焕扮酷亦挡不住的极暖本色,让本只会令人慨叹韶光荏苒的余晖暮景,美得竟似远离乱世的世外桃源,实则都不用整集,佳作的光芒在甫开场的10分钟里就早已奕奕夺目。即将转战上海的主人公们的传奇刚刚开始。

  《异梦》观后感(四):emmmmm……韩国也有抗日神剧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 K社 欢迎联系授权转载)

  论A,韩剧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枖原(不服留言来战哟)。

  无论是当年入坑正剧《善德女王》中,爱情与家国不能两全的君临天下;

  最后两集哭到晕厥

  还是后来《不夜城》里掰弯观众的高冷霸道女总裁;

  观众的心路历程永远如下——

  开始,emmm女主怎么有点老还有点婴儿肥

  后来,脸真好看!手真好看!腿真好看!娶窝!窝要给你生猴子!

  最近,为了纪念韩国临时政府成立一百周年,MBC找来李枖原拍了个特别企划剧,再次演绎了什么叫可奶可A——

  《异梦》

  敲A的欧尼在剧里冷着一张脸,人狠嘴也狠。

  遇到闹事不肯合作的病人,抬手就是一针,直接撂倒,扔进手术室。

  面对凶神恶煞的警务局,也是面不改色地怼怼怼。

  表面上看上去,她是个由日本军官收养长大的朝鲜女医生。

  实际上,深藏不露。

  隐藏身份是各方势力都在寻找的韩国临时政府的特工,代号「青鸟」。

  不用怀疑,欧尼这次接拍的是MBC电视台出品的抗日谍战剧,故事以日本强占京城(首尔旧名)、满州和中国上海为背景。

  整部剧一开场就是各方势力交织、错综复杂,风云诡谲;

  然而,俗气如我,却被福田桑每次出场的糖秒到了。

  (英珍是女主的名字。)

  林周焕饰演的福田桑是日本高官家出身的检察官。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因为医院发生了一起日本军官被刺杀未遂的案件。

  警务局打算借这件事,羁留英珍,趁机扳倒英珍养父所在的宪兵队。

  福田桑见不得警务局仗势欺人,想要英雄救美。

  绝对是一见钟情!

  看看这面对女主跟警务局完全不同的态度!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审讯室里。

  被关押了一夜的英珍,见谁怼谁,偏偏福田桑不按常理出牌,笑得特别开心。

  不仅坦言相信英珍,而且还能在审讯室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结果:恭喜福田桑收获女主笑容一枚。

  他们第三次见面,福田桑就表白了。

  那时,福田桑刚设计救出英珍,听说英珍将要前去上海研修顺便避避风头。

  他来她家找她,对她说——

  我会等你的。

  这话已经无异于表白了。

  明明是出身望族的检察官,在感情上却像个教养极好的愣头青。

  总是把自己崩得很紧的英珍,笑着调侃一边主动出击一边又不自觉害羞的男人。

  他们第四次见面,是在上海。

  福田桑前去上海执行任务,迫不及待地去见英珍。

  由于情况复杂,英珍用借口暂时支走了他,不明情况的他却格外开心,因为这是英珍第一次主动约他。

  他们第五次见面,夜色很深、灯光很暖。

  英珍在福田的目光下,抿嘴笑得很甜很甜。

  然后。

  就在我跟网友一起坚定不移地入股福田检察官时。

  ep6神转折,男女主发糖了。

  咳咳,难道你们忘了海报了吗?

  男主不是林周焕,而是海报上跟李枖原欧尼并肩作战的刘智泰呀。

  刘智泰饰演的金元凤,癫痫病能治疗吗?是为了朝鲜独立运动而聚在一起的义烈团团长。

  跟女主英珍虽然目标一致,却隶属不同的组织,并且理念完全不同。

  再加上女主表面上的日军养父,以及必须隐藏起来的真实身份,俩人前期每次见面都是剑拔弩张。

  没想到一场绑架案,俩人就画风突!变!了!

  女主有没有动心还不确定,男主动心却是板上钉钉了。

  就连旁观者都全员摆出我很懂的眼神。

  所以问题来了:到底为什么刘智泰明明是男主,我却好像从开始就没想着男女主会有感情线,从而站错了cp?

  答案嘛,很简单——

  刘智泰所饰演的金元凤在历史上真实存在。

  还记得前几年,全女神帅炸了的电影《暗杀》吗?

  其中曹承佑所饰演的就是金元凤。

  所以某种程度上,《异梦》就像是《暗杀》的剧版,讲述的是同一个背景下的抗日故事。

  所以全智贤在《暗杀》里也敲A!!

  韩国制作方对剧名的解读是不同的人有同一个梦想的意思(同一个复国的梦想)。

  尽管题材冷门,豆瓣因为观看人数太少,到现在都没有显示评分;但各方势力铺垫到位后,剧情也慢慢走上了轨道。

  南圭丽所饰演的歌女更是出场惊艳,敲!美!

  不过编剧到底有多爱一见钟情啊

  唯一硬要吐槽的,怕就是全世界都在说韩语吧!

  目测站错cp的我,欲哭无泪。

  最后……

  emmmm

  emmmmmmm

  果然……中韩友好靠霓虹……

  《异梦》观后感(五):无为在歧路之一 青鸟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禁止引用

  异梦 无为在歧路

  前言 答疑

  应读者强烈要求,在记录这个传奇故事之前,先答题。

  说实话,整理提问时,就被这位热情粉丝的担心给逗乐了。先来回答前一个问题:

  金元凤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结婚,这件事在当时的独立活动者当中很有影响。

  所以,在韩影【暗杀】当中,金元凤去见金九时,还有金九笑着抱歉说没能参加婚礼的话,但金元凤并不介意。

  注意:在该片原音版中,还有金元凤与金九的另一段对话,但在配音版中被吞。

  金元凤对金九抱歉地说道:

  -您夫人的丧礼,我也没来参加啊。

  这才对应到下一句表示理解的说话:

  -在这国难之时,各家红白喜事哪能顾得上啊。

  可见,就在影片设定时点,金元凤已经结婚。根据相关资料,这是已经确认的史实。至于有否跟女医生在一起,从剧名来看,两个为国家而战的独立运动家,政见不同,却为同一目标相遇,这一定是殊途同归的一段旅程。

  虽然两国称谓说法有所不同,但词意相通。相虽有观察检视之意,但用作官职,往往意为管理可为宰相,也可为部门负责。因此劳动相可理解为管理劳动者的负责人。放在我们这里,大概相当于劳动部长。

  关于金元凤有否文化,还有该片中其他情况可说明:

  看门的守卫不认得他,用韩语大吼,问他:

  -来的是什么人?

  他回答说是:

  --我是密阳金元凤。

  密阳是金元凤的籍贯,见人自我介绍,先说籍贯再报出姓名,是以儒生之礼答复。这是金元凤常在众人回忆录中出现的对话。可见,在相关文艺作品中,金元凤并非无礼之人。

  此外,金元凤在家乡念过学堂,因家贫辍学后,还有直接插班升入高中的同等学力,此后还曾经考入德国人开办的学堂,学习德语和相关科学知识,因此德文听力较好,具备基本读写能力。此外,金元凤参加过南昌起义,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黄埔军校,还曾在该校担任教官。根据从前曾经与金元凤接触,并肩作战的相关人员的回忆录中提到,金元凤懂英语,写一手工整的小楷字。这些都是那个时代读过诗书,念过洋学堂,混迹于法租界,又需与中方相关人员接触的独立运动家必备的素质和水准。

  所以,接受西方教育的医生,遇见满腔热血的义烈团长,又为同一目标奋战,二人都具备相当素质和水准,并非文化水平不相称,当然可以沟通。不存在文化水平差距的问题。若有差异,是差在理想和价值观,而非水准。

  此处需注意名称问题:

  由于化名较多,因此,散落在各类回忆录中的金元凤相关情况,总以不同名字出现。在黄埔生眼中,金元凤被称作“崔教官”,只因他在黄埔是以崔林的名字入学。在国共双方眼中,他的名字各不相同。有人称他为陈同志,因他曾使用陈国斌这名字,还有人称呼他为若山同志。若山是金元凤的别号,他也曾自称为金若山。因此,在一部分回忆录中,金元凤常以地下工作者“金若山”的身份出现。这就是在本剧当中,义烈团成立时,众人在腰带上写下姓名时,金元凤写下若山二字缘故。

  此外,对相关人员来说,京城的说法是大忌讳。从前在学习韩语时,经常会被告诫:

  绝不可以在韩国人面前提到“京城”这个词,哪怕轻轻一说都不可以。

  因为京城是韩国的首都汉城(旧称)在日占时期的称谓,可是现在没事,首都早已改名首尔。从前提到这种说法,无异于提及对方国家被侮辱被侵略的旧事,这是蔑称,是侮辱性的说法。只不过,在讲述旧时代的故事里,出现的字幕却往往都是:

  京城 某某年

  这就是韩国时代剧的标配。

  本剧设定时间点为1931年的京城,而金元凤是在1924年经陈果夫推荐,与其他几位同志,考入黄埔军校,几年后顺利毕业,担任教官。此后国共合作破裂,金元凤参加南昌起义后,又加入广州起义。因提前举事,局势复杂,一百多名受过军事训练的朝鲜青年牺牲。

  剧中金元凤与李英珍医生相遇,正是在他参与多次起义不成,回国参与独立运动之后。此时因为一笔巨额经费,隐藏身份的地下工作者与暗地里出没的义烈团长相遇了——

  异梦 无为在歧路

  第一篇 青鸟

延安专门治癫痫病医院  故事发生在1931年。时间大幕之下,无数晃动的面孔仅仅只是被时代裹挟向前,但为人所共具的理想和热情,构成了与别不同的时代风情画。在我们这个关乎理想与选择的故事里,1931无疑是一个特殊大背景。1931之于主人公,不仅意味着惊变,也预示一段无法回头的人生旅程。

  开篇先来回复读者疑问:

  “楼主,不对啊不对!!!!!这个戏里头说是1931年。可是那会儿金大爷还在我们这块办学校呢。干部学校!还竖过牌子!嗯前几年还来过韩国人说是找遗迹什么”

  读者提到的情况确有其事,但金元凤办学确切时间是在“九一八事件”之后。如本剧将时间点设为九一八之前,也说得过去。

  1931年,对于中国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在这一年里,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侵略者的铁蹄终于踏入东三省。以“九一八事变”为开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开始了。但对于艰难求生的别国流亡者来说,九一八却是另一段历程的开始,或者,九一八就是转折点。在九一八之前,本剧主人公金元凤主要在东三省活动,也曾在北平(北京)为流亡青年办学,为独立军培养干部。九一八之后,金元凤见到了中国军民奋起抗击侵略者的希望,于是将活动中心从东北转移到了南京。

  可是,为什么这样积极活动在中国的独立运动家会出现在剧中所述的京城?

  由前言所述情况,承前篇相关解释可知,因广州起义中折损骨干,义烈团内部意见发生分歧,部分老团员的思想动摇,出现了背信者。如此一来就可对照相关剧情:

  金元凤带着义烈团的另一名骨干金南玉出现在教堂的塔楼内,是为处决叛徒。但他最终决定深入下去,一定要追究到底,则是因为在瞄准叛徒时,读出唇语,已经意识到叛徒对日本特务提到的情况是他所不知道,但确实存在的消息,而事件相关背景,他也略知一二。

  就在双方对话当时,叛徒朴奕神情紧张地提到:

  -金九的密探在京城来着,会出大事的!炮弹也可能!暗杀也可能!

  看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都在纳闷:这个叛徒对特务说的到底是什么事,他提到了什么事,让金元凤如此紧张,非要立即处理不可?

  对照从义烈团相关人员瞄准前后的回忆可以确定:

  世事难行钱做马。侵略者缺钱,复国者也缺钱。

  当掌握相关组织交付复国经费的经办人被害,这笔来自国际组织援助的巨额资金也就没了消息。财富的流向,是当权者也无能为力的事。当责任者死去,相关线索被掐断,冲突各方闻讯而来,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此时,复国者虽相约结盟却因阶级成分不同,导致目标不同,相互猜疑,互相攻击,于是失落的资金就成为各方追逐和关注的焦点。

  直到金元凤的记忆浮现,本剧开局之初出现的相关剧情,才算有了解释:

  得知负责交付经费的独立运动家金立被害之后,当时还在上海的金元凤曾经找到潜伏在青帮内部当内应的弟兄振秀打听过,可是对方告诉他说:

  -(这个人)存在也知道,就是不知道是谁。

  然后又掏出一封解密工具,原是特制的镂空木片,就为在当日报纸中核对暗号,读出相关信息。

  所见如所知,就在金元凤拼读暗语当时,找寻资金知情者青鸟的大幕已悄然揭开。

  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也是本剧真正的开端,金元凤读暗语,意味着日后金元凤与青鸟确有往来。

  由此可见,就在本剧开局之初,编剧已在布局:

  金元凤曾在上海见过青帮弟兄振秀的情况,就预示着日后他来到上海办事时,还有可能再跟青帮中人打交道,到时候出面的不是黄金荣就是杜月笙。届时,上海滩各位著名白相人都有可能露面,到底出来的是什么人,是哪些人,观众可自行想象。

  话题回到塔楼相关事件这里,金元凤的行动意味着本剧重要细节已浮现:

  金元凤回到京城,最初目标不是为追查资金去向,而是为处理义烈团背信者,但在背信者告密当时,了解情况的金元凤又成为知情者,刚好牵连到所知的另一重要事件,也就是说,相对资金事件而言,金元凤本来只是知情者,但因叛徒告密的话,不得不介入到巨额经费事件引发的问题漩涡中去。

  在剧情双线并行之时,总是扣人心弦。因此,“扣人心弦”或是“紧张刺激”,“让人毛骨悚然的好看”这样的话就成为基本评价。

  怎么好看?让人毛骨悚然在何处?

  因为叛徒中弹后没有马上死去,还被送医急救。救治者就是日后将要与金元凤相见的李英珍医师。

  那么,李医师的医术如何?

  此前剧情已有解释,面对胡闹的患者,此女毫不含糊,一针镇定剂下去,就让吵闹不休的患者安静下来。接下来的手术非常顺利,家属为表谢意,特意送来硕大土豆作为礼物,却被医生笑着回绝。如果只看到这里,李演员的粉丝一定会说,这是外科医师奉达熙的时代版,可是接下来的剧情就不是外科医生奉达熙,而是Iris年代版,因为日本特务叫喊着送来了枪伤患者,不用问,患者就是朴奕。

  如果戏份只到因抢救及时,手术顺利,接下来的事就跟医生没什么关系了,可是就在手术后,在相关人员要求之下,本该安定治疗的患者却被强行唤醒,为的是讯问相关事件,而讯问内容恰与资金事件有关。当惊恐的朴奕说出:

  -会杀我的~

  -青鸟。朝鲜女医师。(我)会死的~

  这样的话,事件走向已然清晰:

  既然无法阻止叛徒泄密,金九这一方就必须采取非常措施,确保资金知情人青鸟的安全,但在目前看来,最有资格,也最有能力帮忙的人,就只有金元凤一人。

  实际上,对照义烈团背信者朴奕的话来看,金元凤当时在塔楼内决意立即处决的原因一目了然:

  朴奕作为义烈团成员,也有可能与金九一方有关联,但在叛变当时,金九一方并不知道他已投靠日方,因此还是安排他带了消息,也有可能安排了什么任务。

  就因为不清楚具体情况,金元凤当时才会如此着急,事后还特意来到医院处理未尽事宜。假设推断成立,叛徒朴奕此后虽已自裁,但任务还在。任务并非交给他个人,而是交给义烈团的事,最初承担者虽已死去,后续者还需继续承担。此时,叛徒深知泄密后的下场是什么,但在惊恐时,还有迫切离开的愿望之下,他也只有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这些话。不过,从面部表情来看,就在当时,亲自手术,并无奈唤醒叛徒的李医生太原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受到冲击不小。

  这件事最有意思的走向在于,深夜来到病房的医生巧遇前来处理叛徒的金元凤,被其突然从身后捂住嘴,却没有表现出惊慌的样子,此后又在其催促之下,平静地说出了基本情况:

  -致命脏器损伤未有,炎症消了以后就能活。

  注意此处金元凤的表情:惊讶,还有一点点意外。

  好一张动人的面庞,好一双有戏的眼睛!正因为有李枖原和刘智泰这样演技精进,人到中年却容颜不老的演艺人展现出精彩的内心戏,这一幕才会如此好看。

  成功的内心戏就意味着虽然一句话也不说,可是观众却能读懂剧中人的念头,产生共鸣。近年来MBC虽然式微,后继无人,但本次找来人到中年的各位演艺人前来助阵,加上极为老到的制作技巧,剧情仍可维持相当水准。

  话题回到剧情这里,金元凤为什么会意外?

  那是因为他惊讶地发现,这位被他威逼,不准喊叫的女医生见他持械而来,竟然不害怕,不仅不害怕还能从容不迫地回答问题,这样的胆量罕有。当然,此后行伍出身的金元凤还有惊喜。李医师还告诉他:

  -清醒时受到刺激,为镇定,用了药。

  -(说了)有人会来杀他。密报说是朝鲜女医师。青鸟。

  说过之后,为阻止他在病房内处决叛徒,还敏捷地按下了他举起的那只装有消音器的铁疙瘩,对他说,不能有枪响,否则大家都活不成。就是因为这番不凡身手,才让金元凤认定此女非常人所能及。可是具体是为什么,他说不上来。后来在回程的车里,跟金南玉说起时,还特意提到:

  -这女人的眼里……分明有什么~

  至于是什么,就在当时,金元凤自己也说不上来。不过不要紧,之后二人还有很多时间和机会可以互相确认过人之处。

  在初面之后,发生了几件事,几个麻烦,使得金元凤与李英珍再次重逢,这几个麻烦的事件都很值得一说。

  ◇ 暗杀

  除义烈团处决叛徒之外,围绕金元凤与李英珍的相关暗杀事件共有两次,一次是李英珍在学医时的至交好友朴艾斯特医生来到医院工作,因刺杀陆军少将南云不成,壮烈牺牲。另一件则是金元凤与义烈团其他团员策划之后,亲手处理南云。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其中一个细节:朴艾斯特的名字。

  艾斯特之名源于希伯来语,意为希望之星。实际上,艾斯特之名来自波斯王后艾斯特,她是犹太人尊敬的杰出女性,曾为解救族人不遗余力,是犹太人心目中的希望之星,也是旧约中所记载的最后一名女性。因此,以艾斯特为名,就意味着对得名者给予祝福:

  在困境中坚守,成为杰出女性,希望永存。

  因此,艾斯特有可能是这名女医生的教名。从艾斯特对陆军少将南云大呼:

  -南云纯一,就因为你的命令,我的家族,都死了,你死有余辜!

  的话来看,艾斯特的家人既已死在教堂相关事件中,她确有可能是基督徒,因此在一击不中,身中数弹,陷入困境时,仍然奋力向前,也不肯因疼痛而退缩,最终虽被害但并未辱没象征着荣誉希望的教名,仍被尊为了不起的独立运动家。

  关于姓名,还有另一说明。在剧中提到的另一位著名作家,就是为义烈团宣言执笔的作家,名为:申采浩。

  注意:是申采浩,不是申采号。

  这是一位声誉卓著的作家,尤其以传记小说著称于世,也出版过相关文集,是韩国近代文学史上的一颗闪亮的明星,也是较早加入独立运动的作者。遗憾的是,1928年被捕之后辗转于各处,1936年因脑淤血死于旅顺监狱。

  说明之后,话题回到剧情这里。在朴艾斯特举事失败之后,金元凤得知情况后,也做了要干掉南云的决定,他对团员金南玉提到过:

  -我说过的,一报还一报。我们折损一个,势必要他们也还一个来~

  因此在之后,南云外出时遇到的相关打架及争吵事件,原是义烈团众人特意安排所致。到最后在京城市井死胡同中被金元凤围追堵截当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比起之前观众所见的暗杀情况,金元凤对付此人的手法,非常之特别:

  先做安排,想方设法将其乘坐车辆逼入窄巷之中,又在两边入口堵上各类车辆,以争吵或故障为由堵路,之后再跳上车顶对车内扫射,为的是除去南云身边众人。对付南云,却是两下子打中双腿,使得此人无法正常走路,丢入拉弦儿的榴弹,而后扬长而去,不管身后已然上天的吉普车。

  对照朴艾斯特医生牺牲时的情景来看,金元凤是用了类似手法干掉南云纯一,但是手段更为狠绝,不留余地,为的也是要南云在双腿中弹后绝望而死,且尸骨无存。

  ◇ 保护

  说到保护,就是金元凤对李英珍医师的保护吗?

  哦不,保护是两名男子对李英珍的守护。这两人当中,一人是义烈团长金元凤,另一人却是日方检察官福田。

  头一个得知消息的是福田。虽然对上峰表示要彻查到底,但在心里已经有所疑惑。其实,福田在见到李英珍的第一面开始,就对这个从容镇定,容貌秀美的女医生很有好感,在询问过后,他甚至含笑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知道嘛,我的眼睛会识别说谎的人。

  在查处松浦变造证据一事之后,他甚至特意去找李英珍的养父浩志请求允许,被家长看出端倪,笑了起来。所以,在此之后他在官邸见到李英珍,表现出情真意切却又不好意思的样子,有可能是因为得到家长允许,心情急迫,想要告白所致。这番心意被女方瞅出状况,同样笑出声来。由此,福田就得到了一个错误的信息:

  女方家长和李英珍医师本人,都已经接受他的心意。待上海研修过后,李英珍就有可能接受他的告白。

  另一个担心的人则是金元凤,他的理由是要提问。此时状况复杂,因为朴艾斯特牺牲,带来其他问题和麻烦。其一就是李英珍医生被怀疑,被带去钟路所问话。但志士牺牲带来的,也并非都是麻烦,至少与之相关的众人,一度都将朴医生当做青鸟看待,因为她确实符合朴奕所说条件:“朝鲜女医生”,也有刺杀之举。至于是否就是,往后看。至少金元凤对此有所怀疑。正因为疑心判断有可能不准确,金元凤才在那一晚来到医院处理问题,见到医生还要求其说明情况。

  行伍出身的他,其实是以军人的素质混入钟路所,为的是救人。最有意思的是,此人换上衣服就成了卫兵。这番身手被观众称为:京城最强特工。可是最强特工也有办不到的事,因为他要救的宝鸡看癫痫病的医院人不肯跟他走。在他要强拉出门的时候,还挨了女方一巴掌。

  在那个时代,朝鲜男性挨了未婚女子一巴掌是很丢脸的事,如此一来就能解释金元凤为什么在挨打之后气到使劲扒拉了李英珍医生的脸。可是在见到对方那双眼睛之后,又懊恼地掉头离开。看来,原因有可能还是一样:

  -这女人的眼里……分明有什么~

  或者,在对视之时,金元凤想起了别的事,或许他本来就认识这双眼睛。对照李英珍当年是在家乡逃亡时遇见养父母的情况来看,金元凤与李英珍可能另有渊源。其实,已经有不少观众看出情况不对。李英珍医生的养父浩志对养女的感情似乎很特别。这一点在李英珍对玻璃柜里的偶人回忆就可见一斑。年少时,她曾经打开玻璃柜,取出偶人打算玩一会儿,可是养父却在身后看着她,深深地看着,只说了:

  -雏人形(祈福用的偶人)不能离开玻璃柜。对那孩子来说,世上那么危险又脏。

  所以,李英珍只要感觉背后有人深深地看着她,就知道肯定是养父。所以她也只有露出开朗的笑容,笑着打招呼,可是父女二人心里都明白,这份开朗亦或是深沉都是必要的礼仪,并非真实情绪。

  情况不仅如此,府邸的一切都很特别。李英珍当年作为偶遇的朝鲜女孩被收养,可是养父母却并未改变她的姓氏,她虽以日本人入籍,但用的还是朝鲜名字。为了让她安心,养父母还为她找来一名朝鲜保姆。问题就在这里,比起别家只懂做饭,举止粗鄙的大妈,这名保姆实在不一般。情况就像观众留言所说的那样:

  “???这是保姆?差点认成养母,要说她是这家的夫人也行,怎么找得到这么好(人)来当保姆”

  保姆大妈在府中很受尊敬,举止优雅得体,笑容亲切温柔,行事也稳当,说话不急不忙,声音很动听,显出难得一见的修养。从她的言行举止来看,确曾来自高水准的家庭。这情形确如观众所说,刚开始有可能真有可能会被误认为院长夫人。由此可见,李英珍的身份存疑。

  无论如何,一番搅扰之后,金元凤还是在去上海的客轮上见到了李英珍。当站在女方身边时,又遭到了误解,被质问:

  -是跟踪我的吗?

  他就只有回答说是偶然相遇,跟着两人说起艾斯特的死,意见仍不一致。在金元凤看来,艾斯特的做法很对,这是死得其所,而李英珍则很不满意,认定只要有金元凤出现的地方,就会有血和死亡,要他离远一点。又丢给他一个问题:

  -以血还血,对吗?

  然后,二人之间还是老局面,李英珍再次被扒拉住质问,这回是被扒拉肩膀,可她仍然不想表示赞同。其实,到了通往上海的客轮上,金元凤与李英珍之间的气氛已经出现微妙变化,至少二人之间的对话中开始出现“您”这样的话:

  -看过了您的面容。

  -您算嘛呀?

  这里需要特别解释的是,糖心(您)的说法。糖心是韩语中夫妇互相称呼对方的敬语,无论婚前如何亲密相称,婚后都必须改称为:“您”。若是不改说法,就是缺乏家庭教养的表现。虽然男性之间偶有相互称呼为您,但您这个说法用得最多的还是在家庭生活中。通常在韩剧中,只要男女主人公互称为“糖心”(您),就是恋情初见端倪的表现。就在去上海的客轮上,金元凤与李英珍竟然改口,互相称呼对方为您。这改变可真够微妙的。

  当然,客轮争执场面还有另一看点:灭不灭。

  在处决叛徒朴奕当时,金元凤曾经说过:

  -我的枪,是有选择的。(我)不想脏了手。

  其实从他的表情来看,此时他并非厌恶,而是不忍。如此就能解释另一个问题。之前也有观众看过塔楼锄奸一幕表示不满意:

  “这个编剧到底怎么搞的,黄埔步兵科毕业,还留校任教的人,两枪还打不死一个叛徒?而且医生还说主要脏器没有损伤???这是什么黄埔生,到底怎么毕业的啊”

  没能一击即中,也没有损伤脏器,当然不是因为学艺不精,而是因为恻隐之心。由此看来,编剧是在以细节说明金元凤并非嗜杀成癖的疯子,他是一个重感情,容易心软的人,但在复杂的局势之下,为保护自己,为实现理想,搞暗杀并及时处决叛徒正是他实现理想的重要方式和手段。正因为对变节者还有恻隐之心,仍将对方看作战友,才来特地要求听取变节的理由。听取之后,金元凤给朴奕丢下的是义烈团成立时,众人写下名字的腰带,要他自裁。而在游轮之上,李英珍也曾问过金元凤:

  -我看过了您的脸,不杀了(我)吗?

  当时金元凤也回答说:

  -我的枪贵着呢,您算嘛呀?

  从表情来看,金元凤此时也非厌恶,而是懊恼和无奈。所以,他并未如李英珍怀疑的那样灭口,也有可能是出于不忍。

  此处回答读者提问:

  “金元凤与李英珍这两个人会有爱情吗?”

  从剧情走向来看,他和她也许不见得会有热烈的爱情,但一定会有深厚的感情。这感情会比友谊或是爱情更为牢固:

  身处乱世,并肩作战,出生入死,哪怕互相再厌恶对方,也会成为朋友,不得不成为朋友,他和她就是传说中的患难之交。

  本篇最后,来看另一个问题:青鸟究竟是谁?

  从李英珍的回忆和她拿出的青鸟英文剧本来看,她才是真正的青鸟。两年前受金九委托,负责相关事务的联络人就是李英珍。交托任务当时,金九曾对她说:

  -如果有顾虑就提,没人会责怪你。

  可是她毅然接下重责大任,成为联络人青鸟。金九与李英珍的这番嘱托里出现了一句很重要的话:

  -以后,(如需)联络,或是我们派人找你,那个就是暗号名。

  对照本剧开局之时,观众见到惊人一幕:

  密室之内,义烈团长金元凤正在使用解密工具,暗语的内容是:

  青鸟准许

  相关情况来看,负责该笔资金的接头人就是青鸟。

  对于上世纪京城的人们来说,青鸟也许只是一出幸福遍寻不着,其实近在眼前,又挣脱飞去的时髦活剧,但在义烈团长金元凤眼里,青鸟就是他从解读暗语中读到的那名联络人。不过,在李英珍心里,青鸟却是在魔法师消亡之后,人们有眼不见却毫不怀疑的憧憬。当辰光在黄浦江上洒下碎金,上海的晨曦照亮了青鸟的眼睛。在一心复国的热血青年面前,与申城有关的另一部罗曼蒂克消亡史即将展开。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 zw.mrvaw.com  武道修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