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瞻波国 >  正文内容

变装舞会_故事

来源:武道修仙网    时间:2020-10-16




  变装舞会

  一年一度的万圣节到了,可儿穿上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奇异服装,去参加男朋友家中的变装舞会。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一点雨滴突然滴在了挡风玻璃上。

  可儿抬头看了眼天空,漆黑的夜色,没有一丝光亮。路灯也是好远才有一个。可儿莫名有些紧张,似乎,旁边那黑乎乎的树林当中随时都有窜出来的妖魔。

  所幸一路无事,地下停车场中。

  在车上,可儿正在换自己带来的衣服,车中人影婆娑。地下停车场中一根柱子的后面。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人正偷偷目睹着一切。

  当可儿换上了衣服,戴上面具之后。哼着轻快的小调,一步一步向着电梯走去,却不曾发现,一个人影正跟在她的后面。

  可儿来到电梯旁,按了按钮之后,就抬头看着电梯上方显示的数字。

  “5,4,3,2”电梯一层一层下降着。“1”。电梯停在了第一层。

  地下停车场是-1层,可儿继续等着。

  忽然,借着金属电梯门的投影,可儿看见了一道黑色的身影从背后靠了过来。

  可儿回头一看,一个带着棒球帽,脸上带着口罩的男人走了过来。

  “那是…….”可儿看见男人的手中拿着的扳手,不好的预感袭来。

  “不!”可儿失去意识前看见的最后一幕就是男人挥动手中的扳手,打在了自己的太阳穴处。

  变装舞会开始了,闫天的女朋友还是没来。手机也是打不通。

  “可能是堵车了吧。”闫天暗道。

  看着窗外的雨滴,闫天又拨打了一次女朋友可儿的电话。可是依旧打不通。

  闫天走进屋中,屋里的人们已经开始了午夜的狂欢,灯光闪烁。女人猩红的唇,价格昂贵的酒,充斥着这狂乱的万圣夜。

  闫天跟几个熟悉的人打了个招呼就出门了。一边打电话,一边坐着电梯向着停车场而去。哈尔滨市专治癫痫的医院p>

  电梯到达,门开了。

  闫天皱着眉头出了电梯,依旧打着电话,却发现停车场居然一点信号没有。

  “该死!”闫天掏出车钥匙,准备前往可儿的家中看一下情况。

  “那不是可儿的车吗?”闫天无意的一瞥,却发现了可儿红色的奥迪正停在停车场中。

  可儿呢?闫天四处看了一下。四处一个人都没有。

  闫天走近车子,透过窗户的玻璃闫天看见了可儿的手机与提包正在车中,人却已消失无踪。

  四处寻找的闫天没有发现可儿的身影。“或许她已经上去了?”闫天暗想。

  准备上楼的闫天却突然站住了脚步。“这是什么味道?”闫天站住脚闻了闻。“是血腥味吗?可能是我想多了吧。”闫天还是上楼去了。

  舞会继续开着,闫天的房子很大,屋里的人也是十分多。闫天在人群当中穿梭,却没有发现可儿的身影。

  角落处,棒球帽男子却出现在了这里。

  变装舞会中,他只是简单的带了个帽子与口罩。与周围华丽的人们格格不入。不过依旧有两个妖娆的女人靠在棒球男的身边。

  “你身上是什么味道?”一个女人在男子胸口狠狠嗅了一口。手掌也在男子胸口缓缓抚摸着。

  男子挑了下眉毛。看着眼前猫脸面具的女人缓缓道:“血的味道,怎么?你喜欢?”

  女人妩媚一笑:“血的味道?我看是火的味道。”

  男子微微停顿,随后站起身,牵着女人的手向着偏房走去。

  “去主卧好不好?我喜欢刺激的。”女人在男子的耳边轻轻呼气。

  男子偏头看了一眼女人,“好”而后拉着她向主卧走去。

  而另一位女人就坐在座位上笑盈盈地见着他们:“这不偷腥的猫今天是怎么了?”

  午夜……屋里已经走了许多人了。

  闫天从沙发上醒来,自己怎么不小心就睡着了。

  外面的雨依旧不停的下着。

佛山市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  拿出手机,还是没有可儿的电话。到底是去哪了。闫天摸着有些发涨的脑袋,似乎自己刚才喝了许多酒?为什么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

  一个个准备走的人看见闫天醒了都与其打招呼。“走了啊。看把你家弄得真乱”“恩,没事。改天交给小时工来弄就好。”闫天回应着,兴致却是不高。

  突然一个女孩急匆匆走过来:“闫天,你看见小鱼了吗?”“小鱼?没有啊。我刚才在这睡着了,估计走了吧。”

  女孩看了一眼闫天“哼,真是薄情!”闫天一脸呆滞,自己什么地方得罪她了?

  第二日,闫天起床的时候日上三竿了。他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开了门,入目的是两位穿着制服的警察。

  “闫先生?”其中一位国字脸的警察问道。

  “是我。怎么了?”闫天问。

  “是这样,有位女孩到我们这报案,说是她的朋友在昨晚凌晨的时候失踪了。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您的屋子里。”警察眼神犀利,紧紧盯着闫天。

  “是小鱼吗?我不知道呀?我昨晚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就少了许多人了。”闫天靠在门上,说道。

  “让我们先进去再说吧?”另外一位警察语气不善。

  “哦?”闫天眉头一挑:“你是在怀疑我?”

  “请你配合我们调查。”警察语气依旧很冲。

  “不好意思。”闫天也是火了。“想进来的话就拿搜查证吧!”

  “砰!”说完狠狠关上了门。

  “张队,我看这小子很有嫌疑”。警察不依不饶对着国字脸说道。

  “不会,我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不像作假”。“小李,不是我说你,下次记得收收你的脾气。”张队叹了口气。

  “是,是”小李有些讪讪道。

  闫天站在窗口,看着楼下远去的警车。“失踪了?”

  “对了!怎么忘了可儿!”闫天一拍脑袋。连忙又给可儿打电话,却依旧不通。

  闫天回到卧室,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鼻而小儿癫娴要终身服药吗来。

  “什么味道”刚才起床的闫天并没有注意到这浓重的几乎化不开的味。“血腥味?”闫天顺着味道仔细寻找源头,却发现浓郁的地方竟然是在床底。

  闫天慢慢蹲下去,入目的是一团黑的物体。

  闫天仔细一看!是女人的头发,闫天又继续向里面看了过去,入目的是一张带着猫脸面具的女人。和女人瞪着的恐怖硕大的眼睛。

  “啊!”闫天吓得一个激灵!整个人蹲坐在地上,“怎么回事?那是小鱼?怎么会死在我床底?”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闫天挣扎着起身,却踩到床底的鲜血,一下摔倒在地,随后就晕了过去。

  带着鸭舌帽的男人走了进来,伸手就将床底的女人拉出来,看了看外面晴空一片皱了下眉头。

  扔下女人之后就出门了。回来的时候男人手里提着一大包的东西。将东西放在浴室之后,就来到了卧室。

  男人扯着女人的头发拖向了浴室。

  将女人放进浴缸,打开包,里面露出来的是几大罐不知名的液体。男人将液体倒在女人身上,女人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腐蚀殆尽。只留下一副完整地骨架。

  男人将骨头用锤子砸成几段,放进了家中较大的高压锅,开始煮。

  一晃两天过去了,晚上的时候,男人去了一次停车场。在车厢的后面男人抱出了一个女人。正是可儿。

  可儿已经失去了所有生命的气息。

  男人将可儿装进皮箱里,拉着可儿回到房间。

  高压锅里就多了几块骨头。

  又是两天过去了,男人将骨头敲成碎末。倒在马桶,分了好多次,冲走了。

  正在此时,外面门铃响了。

  男人收拾了一下,打开门。

  门口站着的依旧是那两个警察。小李与张队。

  小李没有说话,只是将一张纸唰一下拿了出来。“搜查令!”“这下我们可以进去了吧,闫先生。”

  男人抬头,正是闫天“请进”,闫天笑笑。

癫痫大发作选用什么药物效果好

  两位警察在屋中仔细寻找一切有关的蛛丝马迹。但屋中十分干净,一点可疑的迹象都没有。

  “张队,肯定就是这小子。所有线索到这就中断了。”小李语气不善。

  “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张队呵斥一句。随后又转头向着闫天问道:“地下车库的监控什么时候坏的。”

  闫天想了一下:“好像很久了,也没人来修。”

  “电梯的监控显示,你前天晚上的时候拉着皮箱去了车库。你去干什么?”张队眼睛紧紧盯着闫天。

  闫天缓缓道:“买了些东西在车里,双手拿不了,就拉了箱子。”

  两位警察又问了些问题就走了。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可儿失踪的事情。

  闫天默默两位离去的警察。

  今天又是沉闷的一天呀。刚刚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现在又是乌云密布了。似乎又要下雨?

  闫天带着伞出了门,来到地下车库的时候,突然,闫天整个人都愣住了!可儿的车呢?,渐渐的眼前的车突然一辆一辆全都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闫天呆立在当场,突然,闫天看见了一辆红色的奥迪从车库门口驶了进来!灯光射在闫天的脸上,让他瞬间什么都看不见了。

  突然,那辆车发出了剧烈地轰鸣声,灯光也随之消失了。闫天终于看见了坐在驾驶座的人。

  可儿!驾驶座的居然是可儿。可儿满脸的鲜血,咧着嘴笑着。而副驾驶,正是小鱼!

  “啊”!闫天只来得及大叫一声就失去了所有知觉。

  等别人发现闫天的时候,他状若疯癫,嘴中一直重复着一句话:“可儿,小鱼,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终于,没费多大力气的两位警察就从闫天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所有经过。闫天也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医生说:“惊吓过度!已经疯了。”

  张队看着正坐着傻傻发呆闫天,叹息一声:“善恶终有报啊!”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作者寄语:求评论,求赞】

© zw.mrvaw.com  武道修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