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夫子趋 >  正文内容

给我的宝贝――写在小宝六周岁生日散文随笔

来源:武道修仙网    时间:2020-09-28




  亲爱的宝贝儿,今天是你六周岁的了,双手合十,虔诚地祝福你、祈祷你生日快乐,成长路上,健康平安每一天。

  过得真快,仿佛转眼间,你就六周岁了,在这六年里,妈妈累着并快乐着。陪你成长的点点滴滴,在这个特别时刻到来之际,一幕幕地,在脑海里无限放大,细节与画面,越来越清晰了。

  回首六年前的日子,妈妈心里百感交集,如梗在刺的难受感,还在里缠绕,挥之不去。宝贝儿,你知道吗?当年你迫不急待地要来到妈妈身边时,让我们娘俩受了多少的苦难与折磨吗?

  在你出生前一周,妈妈就在医院住下了,因为还有一个半月才到预产期,而你已在我肚腹里不安分,蠢蠢欲动了。为了让你在的子宫里尽量待久一点,再长大点儿,妈妈配合了医生所有的要求,可还是于事无补。

  安胎一周后,失败了,在半夜里肚子疼得翻江倒海。于是呼叫了医生,她检查后,说必须马上手术,要不娘俩都危险。当妈妈躺上手术台时,在麻醉前一刻,恳求医生说:如果术中有什么突发状况,必须二选一,一定要保住我的,一定……

  幸好,苍天仁慈,庇佑我们娘俩闯过了这一关,当妈妈在迷糊中,听到你的第一声啼哭时,已是清晨六点。医生告诉我,是个男孩,早产了一个半月,体重只有两千克,必须马上抱进保温箱。听到这体重,我心颤抖了,泪哗哗地流下来了,感动着你平安到来了,又揪心着你这么轻的体重。

  记得当年,你出生时体重就是四千克,你只有他的一半,该是多么小的娃儿呀。我心疼呀,还没来得及看看你的脸蛋儿,抱抱你。医生就把你抱走了,你刚刚出生,还这么小就被剥夺了妈妈的怀抱,被放进陌生的保温箱里,会害怕吗?

  后来,迷糊中,妈妈被推进病房,眼晴止不住地流泪,手也一直在颤抖。你爸爸紧紧握住我的手,紧张地问怎么了怎么了。我听见他说话,可就是回答不了。赶来照顾我的大姨,看见我一直流泪,帮我擦了又擦,说坐月子不能流泪。可妈妈一想到你待在儿科的保温箱,就止不住心疼,流泪。

  到九点时,医生上班了,爸爸被医生叫去抱你去照X光,半个小时后,他回来了,抓住我的手说:“放心,宝宝很好,像你,双眼皮,有两个小酒窝。我抱他去时,他还自己用手去抓鼻孔前贴氧气管留下的白胶布,好可爱。”我松了口气,刚止住的泪水,又下来了,因为我很遗憾,没法见证爸爸说的一切。

  随后的十天,你就自己待在了育婴室的保温箱里了,一周两次的探视时间,前两次,妈妈手术后没法走远路,去另一幢楼看你。都是爸爸去的,他回来告诉我,因为你太小,重庆癫痫病医院还不会吸奶嘴,都是用小汤匙喂一点点奶粉,吃得很少,体重一直不长。

  还有,你的两只小手,被医生用布条绑在了小床的两边,爸爸问他们为什么要绑住你,他们说你很调皮,不绑住就不断地用手去抓鼻孔前的氧气管,还有手臂上天天打点滴扎下的针孔、胶布。听完爸爸的回馈,妈妈心里难受,一直哭个不停,我的宝宝还这么小,为什么要你受这么多苦。

  妈妈知道,你一定是感到那些地方不舒服,才会用手去抓的。如果让妈妈抱住你,哪怕打点滴,我也会抚弄你的手,不会让你去抓的。可是,妈妈只能躺在病床上,盯着天花板,分分秒秒地想着我的宝贝儿。想累了睡,睡醒了想,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控制不了去想你。那种感觉那种疼,妈妈一辈子也忘不了,太痛苦太折磨了。

  当时,妈妈住的是两个床位的病房,在你出生的当天下午,邻床就住进一位顺产的妈妈,她的宝宝被她搂在怀里,一大群人围着宝宝有说有笑。妈妈的醉药作用慢慢消失了,腹部的伤口很疼,可也抵不上心里揪心的疼。为什么,我不能像她那样,把自己的宝宝搂在怀里,为什么我不了这种的幸福?

  三天后,邻床出院了,又新住进一位顺产妈妈,她的奶水还没下来,宝宝一直哭。而此时,由于你不在身边,妈妈的奶水涨得两个肩膀都在疼,一次次用吸奶器吸出来倒掉了。因为医生不准送给你喝,说怕这过程感染到细菌,不利于你的健康。

  于是,邻床的奶奶说,能不能抱她的宝宝过来,吸妈妈的奶。你大姨马上反对地说:不行,我们客家人有规矩,自己的宝宝还没吃上一口,不能给别的宝宝吃哟,要是宝宝在吃,吃不完倒是可以喂你宝宝的。

  于情于理,人家也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大姨一遍遍地,把那些浓稠的奶水倒掉。妈妈也觉得倒掉很可惜,既然邻床宝宝需要,为什么不能给他喝呢。可你大姨这么做,自然有她的道理,听她的就是了。

  在你出生第六天时,妈妈终于可以走路去看你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小模样,你知道我有多激动吗?一次次地擦干眼眶的泪水,只想更清晰地看着你。你躺在保温箱里睡着了,隔着玻璃,摸不到你,只见长长的头发,小小的脸蛋儿,鼻孔前贴氧气管,小手真的被布条绑着了。

  也许,母子连心,你也感觉到妈妈的到来了,在探视的十分钟时间里,居然在熟睡中,晃了两次小脑袋,了几次被绑住的小手。妈妈眼也不眨地看着你,在护士下逐客令时,依依不舍地贴着玻璃跟你说:宝宝别怕,再待几天,爸爸妈妈就接你回家去。

  第九天时,妈妈伤口拆线了,医生说大人可以出院了,宝宝还孩子惊吓癫痫能好吗?不行,还要再观察几天。我坚决地说,不行,我要等宝宝一起出院。还好,苍天眷顾,在你出生第十一天时,你体重增加到了两千一百克,还不算重,但身体各项指标都达到正常水平,可以出院了。于是,我们一起回家过春节了。

  到家后,你还不会吸奶,妈妈只能放你躺着,把奶挤到碗里,再抱起你,用小汤匙小口小口地喂到你小嘴巴里。爸爸望着这么小的你,感到手足无措,他不知道一双大手应该怎么抱你,太放轻怕你摔了,太用力怕你疼了。

  你哥哥更是,时时凑到我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怀中的你,BB、BB地叫着,想亲不敢亲,想摸不敢摸,想抱又不敢抱。而你,时而闭眼睡觉不理他,时而自顾自地睁开眼睛,也不望他。你大姨叫我放你在床上睡,别老抱着,可妈妈知道,这怀抱迟来了十天了,你太需要了,妈妈怎么抱也不够的。

  第二天晚上,也就是除夕之夜,由于你太小了,大姨与爸爸都没有经验,不敢给你洗澡。妈妈伤口也不疼了,就自己给你洗,可也是担心吊胆,虽然有了当年哥哥的经验,可你比哥哥小了一半,我还是手忙脚乱。不过洗第二次时,就慢慢习惯了。

  过春节时,家里很多亲朋好友来看你,大伙儿都不管不顾妈妈正在月子中,个个都闯进房间来看你,给你塞了一大堆红包。爸爸还笑你说,真懂事,不管不顾地提早跑出来,就是要拿红包,帮爸爸赚新年的第一笔大钱的。

  慢慢地,妈妈教会了你吸奶,整个月子中,你比较,吃饱就睡了,睡醒就吃,像个小猪猪,很少哭的。奶水也很充足,到四十天回医院体检时,你体重与身长都达到了正常的标准。爸爸妈妈正开心着时,医生一句话,把我们吓得不轻,她说:宝宝脸色这么黄,新生儿黄疸还没退,要抽血检查。

  当几个护士摁着你,脱下你裤子,从大腿内侧扎针抽血时,你声音洪亮,哭了回家以后,最厉害的一次。妈妈握住你小手,陪你哭着,恨自己不能替你受这苦。检查结果出来了,新生儿黄疸严重,医生马上开了住院单,叫你住院。

  妈妈想想都害怕,又把你送进育婴室,我怎么接受得了。于是,我给你外婆和几个大姨打了电话求助,哭着告诉她们,宝宝要住院,黄疸严重。你二大姨一听后,说:别住,带他回家,我有土方法,可以治新生儿黄疸。

  我和爸爸商量后,扔了住院单,带你回家了。到家半个小时,二大姨的,也就是你表哥就开车送来了几种树叶,有一大袋子。他叫我用树叶煮水,水开后,倒在桶里,把你的衣服全脱掉,抱在桶上面,用蒸汽熏。

  水凉了再烧开,一天熏三次,一次半个小时,连续熏十天再回医院检武汉市癫痫病医院在哪儿查。但一定要小心,水是烫的,不能伤了你的皮肤。妈妈不敢怠慢,马上照做了,熏的时候,你总是不安份,老挣扎。妈妈一边抱着你熏,一边跟你说话,逗你玩,给你唱儿歌。

  渐渐地,你的脸色不黄了,越来越红润了,十天后,我不敢抱医院,怕又要给你抽血化验,只找了个相熟的医生,让她看看你还有没有黄疸。她说没事了,要实在不放心,就去抽个血化验一下。我说不用了,你说没事就没事的了。

  到三个月去医院体检时,你长得很好,体重与身长都比普通宝宝更优秀。医生还笑说全母乳喂养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半岁体检,一周岁体检,你体重都超标了,比普通宝宝胖了。亲人们都说你后来居上,生下来时小小的,要赶上来。

  一周岁半时,妈妈决定给你断奶了,要知道在你同龄人里,能吃几个月母乳,已经很不错了,而你足足吃了十八个月。妈妈的奶水,营养早已跟不上你的需求了,是时候让你全心吃辅食了。在第一天晚上,你不肯睡,哭着扯我的衣服,我用奶瓶兑了奶粉,放你嘴里,可你不喝,一甩头,并用手推开奶瓶。

  妈妈抱着你,摇呀唱呀地哄着,你哭累了就睡着了。早上,天不亮,我就起来煮粥,你醒来了,没奶喝,哭了一会儿,就吃了半碗粥。白天好点,玩着闹着,你就忘了吃奶的事。晚上睡觉时,你可怜巴巴地望着我,扯着我的衣服,不太清晰地叫着妈妈,妈妈,喝奶奶,喝奶奶……

  妈妈抚着你的头,说:宝宝长大了,以后都不喝奶了,会羞羞的,喝粥吃饭就好了。你好像听懂了,知道以后都没得喝了,开始赌气,不哭不扯也不闹,只是把头扭到一边去。任泪水自顾自地流下来,就是没有哭出声音。看着你委屈的样子,妈妈心疼着,可这事,必须得做。

  随后,在你成长的日子里,每一天都给我们带来了不同的惊喜,每个第一次,都让我们无限地感动与欣慰。在你三周岁半时,你已经能熟悉地记住爸爸,妈妈,哥哥的三个手机号码。家里的座机,成了你的专机,为了练习你多打电话。妈妈就跑到房间,让你拔打手机,然后,我们娘俩就隔着一面墙,在煲电话粥,那是你很开心的事。

  有时,聊着聊着,你就扔下电话,跑到房间找我,妈妈故意不知道你跑来了,一直对着手机跟你说话,你就忍不住在我身后哈哈大笑。听到你笑声,妈妈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问你怎么跑来了,吓我一大跳,你就更乐了,你总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

  差不多四周岁时,妈妈决定送你上幼儿园了,粘在身边这么久了,很担心你会不适应幼儿园的。还好,你只是在妈妈送你去,放手时,哭一会儿,老师说妈妈走了,你就不哭了。每天早石家庄羊羔疯患者去哪家医院好上,出家门时不哭,到了幼儿楼下也会哭着进去。

  记得有一天,在差不多到幼儿园的拐弯处时,你居然问我:“妈妈,今天,我还哭不哭好呢?”我忍不住笑着说:“你吧,反正天天早上,妈妈叫你别哭你都还是哭,随你吧,想哭就哭,不想哭就不哭了。”结果你说:“我还是想哭。”说着就到了幼儿园门口了,抱你下车时,你真的又哭起来了。

  去幼儿园的第一个学期,你整整哭了三个月的早上,没有一天是拉下的,不哭的。还好,第四个月左右,你没有哭了,开开心心上幼儿园了。开始学字画画,唱歌跳舞,还上了幼儿园的武术班。老师说你各方面都很好,就是性格比较内向,不够活跃,更开朗点,就更好了。

  妈妈也知道,在陌生人面前,你不爱跟人家说话,人家叫你,你不会去搭理他,显得很没礼貌。可只要处熟一会儿,你就会跟人家很亲近,粘着人家说过不停。相信你,我的宝贝儿,这点,随着你越来越懂事,也会慢慢改变,变得越来越好的。

  前段时间,你堂叔叔时,你看到他家里挂满了气球,很,就问我:“妈妈,咱家什么时候娶新娘,我想我们家也这么漂亮。”我搂着你说:“最快也要等到哥哥读完书,找到女再娶呀,哪有这么快。”哪知道,你居然很大声地说:“妈妈,没事,哥哥不愿娶,我可以先娶呀。”

  当时,听了你这句话,在场的一屋子人,都笑岔了,大伙儿逗你说,叫你快点娶,让他们喝喜酒。哪知道你马上沉下脸来,很郁闷地对我说:“妈妈,当年爸爸是怎么找你回来娶的?叔叔又是去哪找婶婶来娶的?我真不知道,我应该娶谁了,去哪找回来娶呀……”

  你后面还说了什么,都听不清了,大伙儿早已笑成一团。亲爱的宝贝儿,你想得太远了,担心得也太多了,以后,你长大后,这一切的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知道了,解决了,知道不?现在,你只要开心地玩耍,认真地学习,快乐地成长,就足够了。

  宝贝儿,今天是你的生日,本来昨天爸爸妈妈带你去逛街,想要给你买新衣服新鞋子的,可你什么都不要,哭也不进去试衣服。你不喜欢穿新的,这两三年来,一直都是这样。每一次给你添置新衣服,都要在衣柜里放上一段时间,你看熟悉了才肯穿。鞋子更是,破了洞,你也不肯换新的。

  所以,妈妈也没什么送给你的,就给你写下了这篇流水账文章,等你懂事点或长大后再看看,也是很有意义的。下午你放学后,再带你去挑个你喜欢的蛋糕,哥哥去广州上课了,要过年才回家。我们晚上,等爸爸回来再一起吃蛋糕,一起祝福我们的宝贝儿,生日快乐,健康、平安、幸福一辈子……

© zw.mrvaw.com  武道修仙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